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文章归档 > 2011年九月
2011年09月30日 01:28

物价

外滩画报专栏

------------------------

在深圳机场坐飞机,发现一家专门售卖毛公仔的商店,而那款毛公仔,一直是自己还有女儿特别喜欢的那种。在香港的商店里面看到过,虽然很可爱,但是和价格一比,觉得还是很不划算。而现在,一种本能的想法,既然这些公仔都是made in china,一定会便宜一点。凑过去看了看价钱,还以为自己看错,换算成港币,居然是香港的一倍。

朋友从北京打电话过来,一惊一乍的告诉我:“你知道吗,今天我去买了两枝牙刷,一枝牙膏,一瓶洗头水,一瓶护发素......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6日 02:07

这些丁克们

华商报专栏

-------------------------------- 

因为做节目的关系,在微博上寻找丁克家庭。所谓丁克,就是英文DINK,而这个缩写词的中文意思,就是“双职工夫妻,没有孩子”。

在北京的一个酒吧,两对丁克夫妻坐在我的面前,他们都结婚超过十年,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他们选择丁克的原因并不相同,其中一对是因为从相识相恋开始,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要不要孩子的问题,就算这十多年的婚姻里面聊起过几次,也都是一句起,两句止,因为两个人的想法和相恋的时候没有改变过,那就是想也不想这个问题。

另......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4日 01:04

穷人的晚餐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在铜锣湾步行街街头,几张收缩饭桌,一个改装过的货车,展示是香港来自香港不同地区,不同背景的二十多个基层家庭,他们在食品价格飞速上涨的情况,他们的日常生活状况,从饭桌,再看他们的居住环境,体会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面,依然存在的贫穷问题。

来看这个展览的,很多是年轻人,对于这些,很多人充满了好奇,不停的提问,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公屋倒是不算陌生,但是旧楼里面,被隔到只有二到六个平方米的房间,在便利店里......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7日 06:44

权力的滋味

羊城晚报专栏

---------------------

同事很愤怒地说起自己的一段经历,和其他的同事开车去机场接机,因为前面的车算是名车,于是畅通无阻地开进了VIP门口,而他开的车比较普通,被保安拦了下来。他据理力争,大家接的都是同样的人,为何他的车不能够进去,对方一摆手:“就是不行。”

“其实别的车也是不能进去的吧?”以我对机场管理的了解,我很好奇,为何保安会对名车放行。

不过这样的情形真的很普遍,只要手里面有一点点权限,即便不是官员,不少人也喜欢利用这样的权限来为难别人,以此来展现......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4日 00:35

从消除歧视开始

南都周刊专栏
------------------

九十年代末,一个十年不见的男性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我想也没有想就问他:“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们相识于大学时代,八十年代末,我还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汇,只是觉得很奇怪,这个帅气的男生,从来没有见他带过女朋友出来聚会,直到九十年代初期,自己到了香港,透过电影,小说,新闻报道,还有身边的同事朋友,才开始了解同性恋这个群体,有的时候,会想起这个当年的好朋友,似乎明白了他当时一些,让自己觉得有点点奇怪的举......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9日 02:05

择校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一批学者,正在研究关于小学升初中的问题,在他们交给我的研究资料里面,有这样的一个表格,那就是在一些大城市,小学升初中的择校费价格,最贵的一所,需要二十五万。

这样的一个数目,对于大部分的家庭来说,自然是一个天文数字,除非自己运气好,正在名校所在的校区,或者有足够的财力,能够在这个校区里面置业,不然的话,只能够选择中介人,也就是学者口中的学托,因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把择校费交上去。

......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6日 03:14

聊聊港大

南都周刊专栏

------------------------ 

如果说香港的大学校园,哪所对我来说最有感觉,那一定是港大。晚上上课的时候,从般咸道的门口拾阶而上,阶梯不宽,走两段就会有点吃力,因为港大依山而建。再坐电梯到平台,那是最热闹的地方,各种各样的海报,有的时候会遇到学生在那里搞活动,从文娱广告到抗议请愿。每次经过那里,我会想起自己在复旦读大学的时候,食堂门口的那片布告栏:一个小小的空间,却好像一个学校的灵魂,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形态,组成了一个大学的样子,我没有见识过八十年代的北大三角地&#65292......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3日 09:32

汇报艺术

羊城晚报专栏

--------------------- 

对于记者来说,为了采访,等多久都是自己的本分,而被采访者公开表示体恤,自然能够感受到这份关怀,只是,在炎炎烈日下等候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听到对方说:“别人告诉我,大家等了半个小时。”有点哭笑不得,倒不是为了等待时间的准确而纠结,而是感叹那些手下的汇报质量。毕竟,等待只不过是小事情,但是如果涉及其他关系民生的事情,这样的折扣,自然会影响上级的判断力。

也许是因为,报告者并没有想到领导会关心这样的细节,在没有一手资料的情况下,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