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文章归档 > 2012年六月
2012年06月30日 14:31

你不说,不会有改变

华商报专栏

--------------

端午期间来回北京深圳,因为两边天气的原因,三个小时的飞行航程,结果变成了来回了一次欧洲。最夸张的是延迟了五个小时之后,凌晨抵达北京机场,冒着大雨下飞机,没有廊桥,也没有挡雨的楼梯,向我这样身手矫健的也就是淋一下雨而已,但是那些老人还有怀抱婴儿的乘客呢?走出机场,看着长长的等候出租车的队伍,一开始并不着急,之前也遇过这样的长队,但是也就是半个多小时也就可以上车了。只是,我过于乐观了,最后花了两个多小时,

排队时间长,于......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5日 17:37

你感伤生命的凋零吗?

南都周刊专栏
----------------------

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是在哈佛一起上课的尼泊尔同学发来的。他告诉大家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他的妻子很不幸,流产了。对于他们的悲伤,我们可以做的,就是表达一些安慰,希望能够让他们知道,对于这个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的小生命,我们知道,他曾经存在过。

如果在以前,对于这样的邮件,我会有点不以为然,因为我会觉得,胎儿不小心流产了,虽然很可惜,但是也算不上太大的事情,没有必要如此郑重其事地告知大家。2006年去美国前,三个月的胎儿没能够保住,......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9日 11:00

我为什麽那样容易生气?

外滩画报专栏

---------------------

在北京机场坐出租车,司机一听到目的地,就开始嘟囔。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同样的情形遇到的太多了,虽然我一直不明白,从机场到我住的地方,也要花七十多元,显然对于司机来说,远远低于他们的预期。

明白司机排队的辛苦,也理解他们想多赚点钱的心情,所以一般他们对我说,如果机场管理人员问我他们去哪里,就说去望京,这样他们再回到机场,可以不需要重新排队。我不会拒绝,当然我也不想说谎,还好到现在为止,机场管理人员从来都没有问过坐在后......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6日 23:17

假如我得了大病

华商报专栏
----------------

见到王勃,是在北京一个残旧的住宅小区,他和另外一个大学毕业生合租了一个单位,虽然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床,一个小小的沙发,对我来说,这并不是问题。如果他是一个健康的年轻人,这样的环境,意味着人生一个新的开始,但是对着坐在我对面的王勃,这个地方,是他努力让自己活下去的地方。因为,他是一名尿毒症患者。

当我在微博上征求愿意接受访问的长期病患者的时候,他的同学找到了我,告诉我王勃的遭遇。北大法学院研究生,当他参加毕业典礼的那天,他入了院,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现在,他需要每隔一天,到医院做透析,也就是洗肾,而做透析的费用是相当高昂的,每个月一万......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4日 10:05

聊聊工会

国际先驱导报
-------------------

工会领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是99年,在美国的西雅图,一场针对当时正在召开的世贸部长级会议,反对全球化的示威抗议,警方发射的橡胶子弹,胡椒喷雾,这样的场景,让我大开眼界。和激动的街头抗争者们的形象皆然相反的,是眼前那几个西装革履的工会负责人,他们安静的站在一边,部署着工人们游行的路线还有策略,说他们像一家企业的行政总裁,可能更加恰当一些。

从小接受的教育,一直认为,工会领袖应该是很草根的样子,直到眼前的情景告诉我,工会成员其实还有另外的样子......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5日 07:41

让我们都来聊聊这个话题

外滩画报专栏
---------------------

应该是两年前,朋友约我吃饭,说起了他的一个打算:要做一部纪录片,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然后准备放到网上去。因为我是做电视的,所以来寻求一些专业建议。

我很惊讶,因为朋友是一名企业家,这个话题,学界关心的人更多一些。当然,他也算得上半个学界人士,当时他正在美国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而人口政策和创新能力的关系,正是他手中进行的课题。

仔细想想,倒也就不奇怪了,因为自己创业作企业,自然对创新这个问题非常敏感,而创新说到底......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2日 22:39

如何监督特首不犯错?

华商报专栏

------------------

经过 一个月的调查,香港审计署公布了特首曾荫权过去五年外访的费用,到目前为止,他外访了五十五次,除了获得东道主安排或者机构赞助,特区政府为他支付了其中四十九个晚上的酒店费用,结果全部超标,其中四十一个晚上,是选择了酒店的顶级或者次级的套间。

是不是有这样的需要?审计署举了不少例子,比如去巴西公差,因为要开会,于是升级入住了总统套房。但是审计署发现,也就是特首办的一群自己人开了二十五分钟的会议,这是否需要一间四百多平方米的酒店房间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