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凑个热闹,聊聊周立波

凑个热闹,聊聊周立波

华商报专栏

-------------------

我是在网上看完周立波的剧场表演的。在上海生活了二十多年,提到的那些事,自然产生共鸣。但是这些共鸣也是因人而异的,因为当我把他的视频兴冲冲地介绍给我那些不懂上海话的朋友,并且焦急地等待他们的反馈时,很遗憾地发现,他们没有我那种兴奋感。

当周立波把节目搬上了电视,表演的语言也成了国语之后,只看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作为一个曾经的观众,在我眼中,他的特别之处,就是因为他用上海话表演,谈论的是上海的生活。有的表演,方言的作用就是很大,因为只有方言才能够展现这个地方的本土文化,就好像周星驰的电影,配音之后的国语版,他的那种无厘头的笑中带泪的触动,对我来说,就是减弱不少。

看到一些报道,说周立波的海派清口是一种独创的表演形式,这未免有些孤陋寡闻。因为在香港,就有黄子华的栋笃笑,已经做了二十年,但是这种表演形式也并非他的首创,他只不过是第一个用广东话来表演栋笃笑的人。

所谓的栋笃笑,也就是stand-up,十八十九世纪在英国出现,演员一个人站在观众面前,运用自己的幽默来让观众笑起来,通常在酒吧或者是小剧场表演。最近几年出现了一名美籍华人演员黄西,他原来是生物学博士,但是因为喜爱这种表演形式,现在已经成为了全职的喜剧演员。他上过美国著名的电视节目,被邀请在美国政商界宴会上发言,拿美国副总统开涮,不过如果他把自己的表演转换成中文,说同样的笑话,肯定没有多少中国观众会笑出来,因为太多的笑料来自他生活的美国这个社会,比如他开口说,“我是爱尔兰人”,把美国的观众逗得前仰后翻,但是不要说中国听众,就算其他说英文母语的听众,同样会觉得莫名其妙。

准确一点来说,周立波是第一个用上海话来表演stand-up的人,他的表演也很出色,但是当他做电视访谈的时候,比他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太多,当他用普通话表演的时候,他不再是最抢眼的一个。但这很正常,就好像黄西说中文,或者黄子华用普通话表演,他们会变得很普通,每个人最擅长的通常只有一面。他们和周立波还是有一点不同,如果表演的内容变成文字,他们的个人创作的原创性要强很多。

原本,谈论周立波,仅此而已,他的个人生活,出现在媒体,只不过是八卦。现在这个社会,出点名的,特别是演艺圈,谁也无法避免,甚至有人刻意借用这些增加曝光率,谁叫我们处在一个不管名声好坏,只管名声大小的时代呢?但是最近,关于周立波的讨论,话题俨然严肃起来,因为他在微博上和网友的一场口水战,让他从娱乐版走向了评论版面,甚至提升到社会现象或者是文化层面的讨论。

其实很简单,周立波是观众捧红的,因此大家的选择很多,可以只喜欢他的表演,不需要关心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毕竟“德艺双馨”不是每个艺人的理想,也可以因为不喜欢他的为人而拒看他的节目,他在微博上的表达,虽然有他个人的言论自由,但作为公众人物,他必须承担得失,二十万微博粉丝出走,或多或少会影响他一点点票房。

至于那些,因为喜欢他的表演而喜欢上他这个人,现在感到失望甚至愤怒的人们,是不是需要想一想,很多时候我们对一个人的失望,其实源于我们套在对方身上的美好想象?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