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日本归来

日本归来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接到公司的电话,通知我去日本采访,其实有些犹豫,因为突然之间,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麽。要了解灾情,核泄漏的最新情况?日本媒体,特别是NHK有全面的信息。为了显示大事发生,我们的人就在现场?也已经有我的同事正在现场进行报道。要进入辐射区靠近核电站进行报道?如果只是为了进入而进入,那在我看来,毫无必要,如果不是,日本不是其他的战乱或者遭遇天灾的地区,虽然遭遇了这样大的灾难,但是以我的经验,依然是一个讲究规矩的地方,进入这种关键地区,没有可能。

其实地震一发生,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媒体人迅速出发,就像每次中国有灾难发生之后那样,总是以最快的速度接近现场。但是这次是在日本,一个信息本身就是相当透明,新闻媒体业非常发达和独立的地方,对于媒体来说,有无数可以信赖的信息源。而就在我接到电话的同时,内地网络上正在进行一种讨论,那就是到底应不应该派记者去采访。

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认为,要看一家媒体对自己的定位如何,至于记者的经验,除了在平时是不是有刻意的提供培训,也需要实践,因为需要积累经验,而经验依靠的是时间,也因为这样,对于进行国际新闻一线报道属于刚刚开始的内地媒体来说,需要用极大的耐心还有财力来持续进行。

也因为这样,我的犹豫也就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因为我需要利用路程中有限的时间,来计划自己的行程,尽快进入灾区。而当车进入仙台安顿下来之后,我也已经想清楚了自己可以做点什麽,那就是用华人的角度,去看这场灾难,把重点放在这场灾难中的华人身上,因为不管是日本还是其他的国际媒体,有他们自己不同的视角和重点。

正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应该怎样做,当接到公司通知,一定要离开仙台的时候,心里面其实很不愿意。公司当然是出于安全的考量,但是对于我来说,正是因为安全两个字,更觉得自己应该留在这个地方,因为这里还有很多来不及离开,或者准备留下来的中国人,他们需要像我们这样的媒体的关注,因为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人对他们来说,至少有一种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也拉近了他们和中国的亲人朋友的距离,让他们知道,在这个远离中国的地方,他们没有被遗忘过。当我和那几个很坚定的准备留下来,要和当地民众共同进退的中国年轻人道别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无奈,但是我也清楚的知道,作为一家媒体的雇员,服从工作安排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也因为这次在前线报道的中国媒体很多,我们看到了很多和中国人有关的资讯,那些无私帮助中国研修生的日本人,在灾区参与救援工作的中国救援队的队员们,在中国大使馆和总领馆帮助下撤离灾区,陆续回国的中国人,等等。还有新媒体,在日本的华人留学生用博客,微博发表他们的见闻,感受,甚至同步翻译日本媒体的新闻内容,日本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充当起公民记者的角色,也让在中国的人们,不再单纯依靠传统媒体,有了更多的信息来源。所有这些,对大家了解灾情,了解身处日本的同胞们的状态,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当地震发生之后,微博上很快开始传播地震发生之后东京街头人们秩序井然的照片,很多人开始反省,开始批评中国人自己的国民性以及国民素质。其实日本人的这种有序,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细节和习惯的养成,任何社会,只要给与民众足够的空间和教育,自然也会有这样的结果。

对于了解日本的人们来说,一点也不会感到惊奇,因为大家知道,日本人相当讲求公共场所的行为秩序,因为在一个各种资源并不丰富的地方,秩序往往可以节省成本,提高效率。于是每次来到日本,也会尽量入乡随俗:在火车电车上尽量不讲电话,上扶手电梯的时候靠左排队,在公共场合不大声喧哗,因为街头的垃圾桶很少,大家尽量把垃圾装在自己的包里面。

也正是如此,在仙台,看到一千多人在寒风中安静的排队,等待着超市开门的时候,并不觉得特别,但是看到那些凌晨四点多就来,排在前面的日本人,并没有因为自己早到,而在有限的货物里面抢购,实在觉得感动,因为只要他们少买一件货品,意味着后面就可以多一个人买到一件货品。在每个人都面临生活品短缺的情况下,如此自觉地为别人着想,这是源自于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而作为商业机构的大型超市也好,小型的杂货店也好,并没有在商言商,因为市场需求的增加而大幅加价,反而抱着一种歉疚的心情对待所有的顾客,认为责任在于自己,没有能力准备充足的物资,于是,不单不加价,还降低一些商品的价格,店员们一面派发免费的糖果,一边向排队的顾客们不断的表达歉意。这种服务态度其实同样不是因为这次才有,同样也是因为已经把这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作为服务者,就是应该这样才称得上顾客至上。

和在日本的中国人聊天,几乎每个人都提到了这样一个字,那就是诚信。对于日本人来说,诚信是比能力更加重要的东西。他们相信媒体,这是因为日本媒体用了很大的努力,在民众心目中建立起自己的公信力。NHK虽然是公营媒体,但是并不是政府的喉舌,而是坚持不党不私的立场,而这个立场也是在法律中确定下来,保证了它能够坚持编辑自主的立场。

从地震开始,日本媒体的表现让很多中国同行赞不绝口。他们也确实可以骄傲,因为他们的镜头,一直对准的是灾难中的人们。就在核电厂爆炸之后,首相菅直人坐直升飞机降落到核电厂内,不管是做秀还是因为其他考量,但是可以看到,日本媒体并没有进行追踪报道,电视台的直升机一直在受灾地区盘旋,结果发现了一辆失踪的列车。地震海啸发生之后到现在,没有举行赈灾晚会,但是并不是说,民间和企业没有行动。在各大便利店,商店,可以看到捐款箱,而我上次看到这些捐款箱,是08年汶川地震,地震发生之后的第二天,便利店里面已经放好了这样的小箱子。东京街头,年轻的学生们在卖力的募捐,但是这些不会成为日本本地新闻,因为在有限的播放时间里面,媒体把时间给了那些需要得到帮助的灾民,核泄漏事故的进展,以及防止辐射的基本知识普及上面。当然,还有那些最新的消息,比如发现福岛牛奶和茨城菠菜辐射物质超标,但是媒体同时不会忘记告诉大家,超标的具体数值,以及人体吸入超过多少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正是因为这样,既保障了民众的知情权,却又不会导致民众的恐慌,因为恐慌来自于正确的科学知识的缺乏,这个时候,科普,正是媒体应该承担的公共责任。

但是,看了一个星期之后,对于日本媒体还有觉得有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在核泄漏问题上,篇幅越来越少,即便是首相府,东京电力等机构的记者会,常常看了一点就不再直播,官员也好,东京电力的负责人也好,答案总是让人找不到实质性的内容。但是记者会的现场并不是这样,因为不少记者已经对这种不断重复的正确废话感到失去了耐心,场面不乏火爆,但是最终这样的气氛和不满,并不会呈现到观众面前。

媒体在核泄漏问题,以及对东京电力问责问题上的低调和留情面,看了久了,就会让人觉得不够全面,也因为这样,日本政府被国际社会批评在发放信息的时候透明度不够。很好奇为何会这样,请教日本的媒体同行,他们讲述了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东京电力是几乎所有电视台的大客户,如果看看东京电力一年的广告预算,差不多280亿日元。虽然NHK是公营电视台,可以不需要考虑广告和收视率,但是每年的预算却握在政府的手中,也因为这样,电视台需要派出有经验的政治记者和政府部门打交道,除了报道,还有公关任务,务求每年的经费不会因为关系恶劣而遭到削减,变相的被政府制约的手脚。

一位中国同行说,对日本没有感情,所以可以在日本更加冷静的观察。我想,作为外来的媒体人,如果说对于这个国家有感情,未免牵强,但是我们来到这里报道,关注的是这里的人,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在日本的中国人,还是在日本的其它国家的人,我们希望我们的报道,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的状况,最终帮助这里的人改善状况,不要再在灾后遭受生活苦难。如果作为一个记者,对于个人的人没有感情,没有同情心,那我总是觉得,做出来的新闻也就不会有真正的新闻价值。而这一点,正是记者这个行业的职责。

国家,政府,人民,对于一些人来说,总是把他们混淆在一起。虽然日本人民在这次灾难中表现出强大的忍耐力和克制力,还有那种互助独立的精神,但是日本政府的弱势,却在这次灾难中表现无遗。还有日本大财团的官僚企业文化,同样也从东京电力公司身上可以看到。菅直人打电话给自民党总裁,希望能够建立一个联合执政大联盟,虽然遭到了拒绝,但是在社会以及其它的政党里面激发起很多支持的声音。毕竟,在日常的运作中,现有的民间社会以及相对薄弱的官僚体系,还可以应对自如,但是当突发事件发生,像这次的核泄漏,以及海啸,却暴露出政府部门各自为政,互不来往的弊端,而政治主导的政党文化,也削弱了每一届政府的管治能力。这个时候,民间社会再强大,民众的自救能力再强,很多原本应该依赖政府来解决的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那么所有的这些来自民间的努力,无法持续太长久的时间。

菅直人面对东京电力这样的怪兽公司的无奈,在核泄漏问题上,从自卫队,到警察厅,再到现在的消防厅,每一个部门的出现都要相隔一定时间,都反映出这样一个问题:在大灾难面前,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协调各方力量,恢复日本瘫痪已久的官僚体系。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