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关注抑郁症

关注抑郁症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因为关于北大会商问题的讨论,让我开始关注抑郁症这个问题。

对于不少大学来说,往往非常担心,学生因为种种原因而想不开走上绝路,虽然学生自杀的新闻通常处理得比较低调,但是这又是一个存在的现实问题。这也是一些北大学生支持会商制度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们看到身边有一些同学情绪出现低落或者波动,他们相信,对于这些学生如果能够提供帮助的话,应该可以防止他们走上极端。

一位曾经患有抑郁症的北大学生写信给我,这名学生之前一直在服用药物,去年底的时候,学校指派专门的老师和他接触,结果他发现,和他接触的老师,对于抑郁症并不了解,也因此这样的帮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甚至到最后,反而是他们这些患上了抑郁症的学生,提供了不少专业的资料给这名老师参考。

这名学生是幸运的,因为在之后他依靠自己,停用了药物,而作为一个过来人,他觉得,校园内的抑郁症问题也好,或者其它的心理疾病问题也好,都不是被会商的理由,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更需要的是专业的心理治疗服务,而这些,正是学校,乃至中国社会所缺乏的。

中国到底有多少抑郁症患者?只找到了07年的官方媒体公布的数字,大约三千万。在09年上半年今年上半年一项最新发表的全球性医学研究指出,世界各地每年约有100万人自杀身亡,其中30%来自中国。自杀已经成为中国15岁到34岁的青壮年人群的首位死因,而在这些自杀的人群当中,患有抑郁症的占了百分之六十到七十。

查找了许多和抑郁症相关的中国媒体的报道,发现虽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但都指出了这样的一个事实,那就是发病率在逐年升高,但是有机会得到专业治疗的患者比例却非常低,有的报道指,只有百分之二。

这是让人担心的问题,因为作为一种疾病,如果没有专业治疗,很难想象依靠非专业人士的好心帮扶,可以彻底治愈这样的疾病。上面说的那位北大学生之所以幸运,在于他自己的努力,还有他很幸运的遇到一些让他能够茅塞顿开的朋友。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样幸运。

很凑巧的,就在接到这位北大学生的信之前,我一直在网上和另外一名抑郁症患者联系,他曾经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因为患上了抑郁症而被炒了鱿鱼,虽然他把这家公司告上了法庭,也打赢了官司,但是他的生活却再在回不去从前。他给我写信,是感叹于这个社会对于抑郁症缺乏了解,也因此对于抑郁症患者容易产生偏见,以及排斥。从他的信里面,我能够感受到的,是他的那种孤独和消沉。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曾经对新闻报道进行过调查,发现媒体对于像癌症这样的患者,总是能够用同情的姿态,赞扬他们和病魔斗争的坚强,但是对精神病患者通常显得淡漠,回避甚至是嘲笑,根据他们的统计,差不多百分之四十的报道,把精神病和犯罪,危险联系在一起。但是专家指出,大量的医学研究结果显示,精神病人并不比一般人群更具有暴力倾向,实际上,他们更容易成为暴力的受害者。这让我想起这名抑郁症患者向我描述的接受治疗的过程,我终于能够理解,他所形容的,身体遭到禁锢的那种痛苦,而这种痛苦,很少有人想过,要去设身处地的为这些患者着想。

除了媒体,当然还有公众。对于精神疾病的偏见,在于常识的缺乏,以及太多人的讳忌莫深。还好,越来越多的名人愿意公开谈论抑郁症,相信会让公众的偏见和恐惧慢慢消除。但是除了需要这样的环境,更重要的,还是足够的医疗服务,这样才能够让这些患者不错过治疗的最佳时机,因为精神疾病,只要及早治疗,大多数是可以完全康复的。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