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听听他们的声音

听听他们的声音

南都周刊专栏

-------------------

 

在班加西,问一个年轻的大学生这样一个问题:“这场反对卡扎菲的革命,你们希望依靠谁?西方还是阿拉伯国家?”

 

这一直是让我觉得这场在中东的革命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一些人看来,这些反对派们,站在西方阵营,他们把西方的干预引入了自己的国家。但是如果看仔细一些的话,会发现,虽然他们欢迎西方的介入,尤其是在军事上的协助,但更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一场辩论会上,就是这样一个主题。至少班加西过渡政府更希望,阿拉伯联盟能够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他们希望埃及,土耳其能够担当起领导的角色,但是到目前为止却可以看到,这些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参与的意愿。而这一点,正是反对者的理由,因为这些国家本身的能力,实力,特别是阿拉伯国家是否有这样的政治意愿,因为不少国家本身并不民主,在这样的情况,如何去主导一场民主运动?

 

大家争论一点,如果北约的空袭由阿拉伯国家主导,那麽死亡的平民会不会更多?这一点,就连坚持应该由阿拉伯联盟主导的一方也承认,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而这一点,走在班加西的街头,和一个班加西民众随便聊天,他们也会觉得,如果要和卡扎菲的政府军抗衡,那末北约一定会比其他的阿拉伯国家表现的更加有效,可以更好的保护平民。正如这个年轻的大学生告诉我,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太难回答的问题:“这是我们自己国家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军事能力去对抗卡扎菲,。如果卡扎菲不是镇压示威,我们可以像埃及那样,像突尼斯那样。如果发生了内战,我不希望看到西方的军队,我更希望看到的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

 

这些日子,中东北非的动荡,也是不少中国人关心的问题,当大家谈到这些利比亚的这些反对派的时候,不少中国人会觉得,这些人都是西方的代言人。但是如果把自由民主定义为西方特有的价值,那不就是否认了不管是在中东还是其他的地方,民众不可能,也不应该自发的向往和追求这些?但是,为什麽不能呢?

 

从班加西开始的革命,原因非常的简单,人们只是为了悼念那些死亡的人,而这些死亡的人,本身只不过是希望能够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且还并不是针对政府,但是却招致了杀身之祸。

 

当年利比亚人抵抗意大利人的统治,因为殖民政府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针对本地人的强迫移民,饥荒,瘟疫等等种族屠杀行为,因为压迫而产生的反抗。如果说,当年的反殖民抗争有着它的正当性,那末这次,走上街头的人们,争取的是个人基本权利,免于恐惧的自由。

 

自由这个词在阿拉伯语中有着特别的意思,Hurra这个词,除了“自由”,同时也代表“尊严”。在奥特曼时期,利比亚东部地区的部落分成“hurr”(自由或者尊严)和”murabit”(连结),可以看到在这个地方,尊重个人的自由和尊严,是他们的历史。这种历史,不单单存在于利比亚,而是存在于整个伊斯兰世界,如果大家愿意花点时间去了解伊斯兰世界的历史的话。

 

在利比亚,遇到太多的人提醒我,不要把他们的诉求简单的归纳成对西方式的民主,他们所要求的,是人类共同的东西,对个人权利的尊重,而宽容,本身就存在在伊斯兰教义当中。

 

拉登被击毙了,这被视为美国反恐胜利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对于很多阿拉伯人来说,美国也好,西方也好,他们并不是值得信任的伙伴,因为他们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正如美国的反恐,同一时间也成为了那些选择和美国合作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庇护伞。不管是也门还是利比亚,当领导地位遭到来自本国内部压力的时候,他们会用这个理由提醒美国不要插手,也因为这样,在利比亚问题上,美国把指挥权交给了北约,扮演一个相对要被动一些的背后的角色。

 

但是正是因为这些领导人处于强势地位,内部民众的反抗,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这些领导人选择用镇压的方式,而不是对话的话。这也是为何这里的人们,带着矛盾的心态,希望国际社会的关注,希望联合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希望得到外界的帮助,因为和他们的统治者比较,实力过于的悬殊。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