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泰国选举观察

泰国选举观察

已刊于外滩画报

-------------------

(补充:就在这篇稿子刊登的时候,泰国选举委员会宣布142名当选议员的资格还没有确认,包括了英禄以及阿披实。这个不让人奇怪,在泰国最后一天的采访,就是呆在选举委员会,秘书长向我详细介绍了选委会的程序:大选七天之后,没有被投诉的议员资格获得确认;民众在大选三十天内,都可以投诉,选委会进行调查;选委会最迟大选三十天后确认结果,如果有些调查还没有完成,先确认资格;投诉成立,选委会透过投票决定,是否剥夺议员资格。

这是根据泰国2007年宪法规定的程序进行,这部宪法,是军事政变之后,军政府主导的宪法,经过了全民公投的程序。选举委员会的成员,是由高等法院指定的独立人士,每次大选,要进行更换。

虽然对于一个任命的委员会,来确认民选的结果,我个人觉得很是奇怪,而且高院指定人选,是否真正客观独立,也存疑,但是必须看到,到目前为止,泰国选举在按照宪政路线在走。也因为这样,对于未来的变数,现在来谈或者下结论,为时尚早,还需要继续观察。

而如果认为宪法的一些规定不合理,那就要看政府是否有能力启动休宪程序。阿披实说过,但是他没有能力,也没有了机会。)

 

坐在酒店露台,眼前是一座座高楼大厦,往下看,就是美国大使的官邸,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

 

这是泰国大选之后的第一天。一大早,坐着车在曼谷市中心游荡,因为从新闻的角度,市面的状态,很能说明人们对于这次大选的反应。只是一切如常,市中心的四面佛,挤满了游客,还有还愿的香客,请来了伴舞,袅袅香烟,伴随着叮叮咚咚的泰国音乐,一片歌舞升平。

 

站在泰国股票交易所大堂里面的大屏幕前,开市的升跌同样对于这场选举有指标性的作用,因为投资者的信心到底如何,可以从指数以及成交量看出来。结果,股市高开接近百分之三,我舒了一口气,这场大选,至少暂时,平平稳稳的过去了。

 

中午,在曼谷市中心的酒店,这里挤满了泰国本地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将要成为泰国第一位女总理的英禄,正在这家酒店和其他三个政党的党魁们午餐。其实消息在凌晨的时候就已经传出来,在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的为泰党,虽然已经取得了国会五百个席位中的264个,超过了半数,取得了组阁权,但是他们还是决定要组成联合政府,这样使得政府可以更加的稳定,也可以确保英禄可以在国会被选举成为总理。

 

为泰党寻找的合作伙伴是四个小党,包括了发展党(ChartThai Pattana)、发展为国党(Chart PattanaPheupandin)、民力党(Palangchon)及大众党(Mahachon)。

其中发展党的党主席在大选结束之后去了香港,不少媒体猜测,他是去香港见他信,也就是英禄的哥哥,但是遭到否认,对方表示,是去香港推广旅游。

 

为泰党是在2008年9月,由前人民力量党重组而成,而人民力量党被看成是前总理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的替身,因为在经济政策上,一直追随他信。2006年9月19日,泰国发生军事政变,这已经是泰国从1932年以来的第18次。宪法被废除,他信下台,2007年5月30日,泰国宪法法庭裁定泰爱泰党在大选中舞弊罪名成立,勒令解散,他信以及该党的一些领导人被禁止参加政治活动五年,不过人民力量党因为政治影响小而没有受到影响。07年7月29日,军政府宣布了大选日期,一些原本泰爱泰党的国会议员,宣布加入人民力量党,参加同年12月23日的国会大选。

 

军事政变带来五年的政治混乱,这是全体泰国人付出的代价,也因为这五年,泰国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管是街头的民众,还是我采访的政党,他们都不想看到再有军事政变的出现,而军方显然也感受到民意,在选举初步结果出来之后,军方表示,不会在内阁担任职务,同时接受选举结果,毕竟,这是人民自己的选择。

 

午餐的时间比预定的要长,这使得记者会的时间推迟了半小时。身穿灰色套装的英禄,和为泰党主席荣育,以及其他三个政党的主席站上主席台,在镜头前一起举起紧握的手,现时团结的决心。虽然英禄没有政治经验,但是多年的商业行政管理的资历,让她站在这些年纪比她要大很多的男性里面,依然能够感受到她的领导力。

 

英禄的出现,不管是对于泰国政坛,社会,媒体,甚至是国际媒体,都有着特别的吸引力,首先她来自于他信家族,这让大家关注,她是不是他信的傀儡,而事实上,在选举一开始的时候,他信公开表示,这位他最小的妹妹,正是他的克隆,而在一开始,英禄在东北地区拉票,也总是抬出自己的哥哥,因为她知道,人们对她的欢呼,绝大部分因为她是他信的妹妹。她甚至谈到如果当选,会使用特赦权,让她的哥哥回国,当然,随着选情的深入,她开始和她的哥哥进行切割。

 

我在曼谷体育场采访到她,那是投票前二天,她结束了在外地的拉票活动回到曼谷。就在同一天,差不多的时间,民主党的阿披实在曼谷的另一个广场也在举行造势大会。只是,如果看声势,为泰党的要强大得多,可以容纳上万人的体育场,在英禄抵达前,不单单座位已经坐满,运动场上也坐满了支持者,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如果仔细看看坐在头几排的支持者,会觉得他们熟口熟面,仔细一想,这些都是红衫军的骨干,在去年五月份,采访占领市中心的红衫军的时候,他们也总是占领着最显眼的位置。

 

采访英禄的记者也远比阿披实要多,特别是多了不少国际媒体。英禄身穿白色衬衣,虽然妆有些浓,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她的美丽,这也是她受到关注的另外一个原因,年轻,漂亮,让这场选举充满看点,因为是美女和帅哥之间的比拼。

 

我第一个提问,听到英文问题,她停顿了几秒,然后对我说:“我先回答泰文问题,然后再回答你的问题。”她讲话声音很轻柔,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即便是近距离,也需要竖起了耳朵集中精力。她的英文虽然听上去算是流利,毕竟清迈大学毕业的她,在美国取得了一个硕士学位,但是毕竟海外学习的时间不长,因此回答我的提问,总是一句起两句止,实质内容也不多。事后遇到CNBC的同行,他们和阿披实做了一个半小时的访谈,为了公平起见,也准备给英禄半小时的播出时间,但是最后,整个访谈被剪接成三分钟。

 

一个泰国同行告诉我,她第一次接受泰国媒体访问,都是要事先准备好问题和答案,回答每个问题前,还需要拿起标准答案看一遍,才背诵的出来。不过,四十天的竞选下来,这个不善言辞的候选人进步很快,因为她在回答泰文提问的时候,神情和语速都很自信流畅,至于英文,显然她很懂得如何扬长避短。

 

和民主党的造势大会比较,为泰党显然更擅长这些大型集会,工作人员年轻有活力,最重要的,是没有民主党的那种过于优雅的感觉。主角抵达前的暖场,歌星的助阵,这一点和去年持续七个星期的红衫军集会一模一样,因为关键在于调动和保持现场的情绪,这一点,民主党的支持者们,虽然也会高叫口号,但是比起为泰党的这些红衫军们,则要斯文低调的多。

 

现场准备了很多水和饭盒,但是工作人员不会主动拿给记者以及现场的参与者,因为根据泰国的选举条例,在选举期间,这样的行为会被视为贿赂,当然,如果自己去拿,对方也不会制止。就在这一天,传出了这样一个消息,为泰党的一名国会议员参选人,在他发给同事的一封邮件里面说,为了让英禄得到更好的媒体篇幅和版面,他给多家媒体的记者每个人发了二万泰铢,也就是差不多五千人民币的红包。英禄说,这是被陷害,而泰国的记者协会就表示,会进行调查。根据泰国选举条例,在选举委员会确认最后的选举结果前,所有这些和选举有关的指控和投诉,都要先进行调查。

 

从投票前一天的傍晚六点钟开始,根据泰国的选举法,全国进入冷静期。候选人不能够拉票,所有的场所都不能售卖酒精饮料,这一次,又增加了一条,泰国民众不可以在社交网站上评论任何的候选人,也不能够透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来拉票,也因为这样,原本热热闹闹的推特一下子安静下来,几乎看不到新的关于竞选的消息。而这样的规定,要持续到星期天的半夜十二点。

 

投票从星期天早上八点钟开始,为泰党通知媒体,英禄会一大早就会去投票。她所在选区是曼谷旧区,去投票站的途中,会经过她的住家,那是她家的祖屋,在这个显得有些残旧住宅区里面,占据了很大一片的土地。门口停着几辆警车,等候她出门,不过这并不是英禄平时居住的地方。

 

投票站在她家附近的一所学校内,八点十五分,英禄坐车来到了投票站。她穿了一件深紫色的衬衣,在泰国,紫色同样也是皇室的颜色,表示对皇后的忠心。按照规定,在冷静期内,候选人不能够回答有关选举的问题,不过英禄显然并不在乎这些,对于记者的提问,可以说有问必答。一个记者问她,会不会在投票后去看她的外甥和外甥女,也就是他信的子女们,她说,没有这个打算,投完票,她会去为泰党总部等待结果。

 

从宣布参选开始,英禄一直是一个人面对媒体,她的丈夫和孩子始终没有公开露面。而阿披实则不同,经常带着妻子还有女儿一起拉票,投票也是一样。阿披实登记的票站同样也在他的家附近,阿披实的父亲是泰国名医,也因为这样,他家在曼谷的富人区,这一点同样可以从来投票的选民身上看出来,来这个票站投票的,不少开着名车,拿着名牌手袋,显然生活优越。而这也正是民主党自身的问题,代表中产阶级,过于精英化,即便走入基层,也显得高高在上,这和泰国的现实社会严重脱节,毕竟泰国是一个贫富差距问题严重的国家,精英们如果不肯放下身段,等于是在自宫。民主党意识到这一点,但至少现在,还只是停留在说的阶段。

 

阿披实几乎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他反问记者,根据选举法,他不是不应该接受访问的吗?这同样也是阿披实的风格,一切按照规则来做,只是,虽然他自己,以及民主党都有着清廉的形象,在泰国这样的社会环境里面,大多数的人并不买账,而最重要的是,一向坚持遵守游戏规则的阿披实,在2008年黄衫军包围机场之后,作出妥协,出任联合政府的总理,这让一些原本的支持者觉得沮丧,因为在很多人的眼中,对这个联合政府的合法性存在质疑,这也是为何,去年四月,红衫军会走上街头,他们就是要求提前进行选举。

 

阿披实在上台之后,尝试走中间路线,同时也回应红衫军的要求,把大选从十一月提前到了七月。只是,中间路线的结果,是他失去了黄衫军的支持,今年大选,街头有很多黄色海报,上面不是候选人,而是一些动物的头像,那时黄衫军发起的”vote no”行动,呼吁大家在选票上打叉,抵制这次选举,虽然最后只有一百二多万人响应,但是对于阿披实来说,确实流失了不少支持。同样,他的妥协,也流失了一些暗蓝的选票。

 

如果看阿披实的竞选政策,尽管在采访他的时候,他否认和为泰党的接近,他甚至流露出难得一见的幽默:“我们不会送ipad。”暗批英禄许诺的给学生免费派发平板电脑。他说,他的政策惠及的是两个阶层,而这些政策他在执政的时候也已经在推行,那就是透过最低工资提升保障工人,免费医疗教育惠及农民,只是,对于上台只有两年时间的阿披实来说,这些基层选民还没有来得及真正感受到这些政策的好处,用泰国的一个学者的话来说:“农民们通常只会记得第一个给他们好处的人。”其实还有一个泰国现实,那就是贪污已经成为泰国社会的一部分,也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也因为这样,他信的贪污,在很多人的眼中,就不成为问题。

 

选举结果不出所料,如果看泰国地区,分成了红色和蓝色两大块,只不过红色要大得多,占据了全部东部和北部地区,泰国三分之二的人口是在农村,而农村在东北部,而有意思的是,身为他信铁票的红衫村所在的几个东北部地区,投票率缺是最低的。这同样不让人觉得奇怪,在我们探访红衫村的时候,遇到不少村民表示,他们还没有决定到地投给谁,尽管他们的门口,都插着红色的旗帜。

 

这里面有几个原因,首先,红衫军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他信的支持者,一部分是主张社会公平公正的左翼,这一点,在去年的红衫军街头运动中,已经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分歧,特别是在对待他信的态度上,主张切割的那些,在情场的时候,早就离开了现场,因为他们对于他信利用红衫军来为自己争取筹码的做法并不认同。其次,军队在这些村子里面的出现,虽然他们表示不会干预选民投票给谁,他们只是来传递爱和和平信息,我们在采访的时候,正好遇到军队在帮助当地村民修补房屋,他们也带来了礼物,那就是皇室的旗帜以及泰国国旗,这些旗帜和红色旗帜一起,飘扬在这些村子里面。而最后,去年的红衫军街头运动,那些被动员到街头的村民,很多人并没有得到允诺的金钱,也因为这样,对于英禄的种种承诺,他们担心,到底是不是会变成现实。

 

选举结束,根据出口民调,为泰党遥遥领先,这也是泰国的进步,允许学术机构以及媒体公布自己的民调结果,无形中为选举委员会增加了压力和监督作用。

 

来到为泰党总部,上千名的红衫军已经聚集在门口。当他信接受电话访问的声音传到门外的时候,这些支持者们听得很是仔细。他信说,他不会回来,就连他女儿的婚礼他也不会回来,因为不想增加麻烦,为泰党需要支持,国家需要和解。这和他同一时间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版本有些不同,因为在那个访问中,他说,他会选择适当的时候回国。听完他信的讲话,红衫军们反应各异,一些人明确的表示,他信不回来,那更好。

 

在公布了差不多一半选票点算结果之后,阿披实宣布落败,他感谢选民的投票,让泰国民主进程又向前走了一步,他也祝贺英禄成为泰国第一个女总理。不过他就警告为泰党,由于没有取得政党提名的半数,也就没有法理依据行使特赦权。

 

在阿披实读完声明之后,英禄走进了为泰党总部的记者室。她感谢泰国民众,感谢媒体,也感谢其他政党,她说:“亲爱的兄弟姐妹,请不要把今天的选举看成是为泰党的胜利,是你们的好心,让我和为泰党有了服务你们利益的机会。”

 

在被问到,短短四十天,从一个默默无闻,毫无从政经验的商界女强人,变成未来泰国第一个女总理,是不是因为来自他信家族,她说:“首先是因为我自己,其次是因为为泰党的政策,第三是为泰党的领导层,人们会把这些音素混合在一起,而且已经过去了四十天,人们当然不会单单因为我的姓氏而选我,所以我必须向这个国家证明我自己。”

 

开完记者会,英禄开着她那辆红色的保时捷,旋风般地离开,一百多名记者也迅速四散。门口穿着红色衣服的支持者们,依然情绪高昂,毕竟这是他们同自己的选票得到的胜利,尽管他们当中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民主是漫长的学习之路,他信已经是过客,令泰国人惊讶的是,一向霸气十足的他,对所有的泰国人说,“人无完人。”,更是表达了退休的决心,也许现实,他从过去的纷争中,学到了些什麽。而为泰党要稳定执政,要解决的问题太多,抑制通胀,缓解贫富差距,当然还有很重要的,就是国家的和解。

 

但是和解的主角一定不是政客,政客们为了选票,煽起了不同阶层的对立,要解套,只有依靠民众自己,用爱,而不是仇恨对待自己的同胞,在民主进程中学懂,不同政见不是敌人,对事不对人,不应该采取双重标准。

 

只要泰国民众手里面有选票,一次次的选举就是一次次的学习机会。一开始,他们会被利用,甚至会出卖自己的选票换取短暂的利益,但是最终他们会懂得,维护利益,其实应该看得更加长远,对政客应该要求更高。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