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新加坡归来

新加坡归来

外滩画报专栏

--------------------------

 

上一次去新加坡,大约一年前,和之前几次一样,都是出差,粗略印象,城市变得拥挤了,出租车依然难打,大排档的价格贵了很多。

 

不过这次,因为探亲访友,住在组屋里面,终于有机会感受一下当地人的生活。每天早上,到屋村楼下的大排档吃一份早餐,算下来也就是十块人民币,朋友端着咖啡告诉我,十五年前,一杯咖啡大约二块五人民币,而现在,则是三块五。这让我相当羡慕,想想香港的那些屋村里面的茶餐厅,一杯奶茶,十五年下来,早已经翻过了一番。当然,更不要说北京上海,一年不去,茶餐厅的一个早餐,不单单价格上涨了至少二成,分量还少了不少。当然,北京上海的茶餐厅不是普通百姓消费的地方,朋友也提醒我,乌节路的大排档同样不是做新加坡人生意的地方,想想那些地方的租金,价格不涨才怪。

 

走在组屋的街市里面,感觉和香港的公屋屋村很接近,每个屋苑,都会有一个商业区,周边会有学校,不过新加坡的要干净整洁一些,而商业区里面大排档的规模,则要庞大的多,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也决定了这些大排档食物的多元化,单是中国食品,朋友说,也是从原来的福建广东,慢慢有了四川风味,现在更是增加了不少其他的地方美食,因为来自中国的移民越来越多。

 

组屋相当于中国的经济适用房,也类似于香港的居屋。香港有四成人口居住在公共房屋里面,而新加坡有八成多人口居住在组屋,和香港大部分是政府出租不同,组屋只有百分之六是出租。

 

朋友住的一套一百四十平方米的组屋,是在三年前花了二百万人民币买下的,不过,他说,现在他的房子,已经涨到了差不多三百三十万,这也是过去一年,不少新加坡人对政府感到不满的其中一点,那就是楼价上升得太快。也因为这样,新加坡政府开始改变之前,组屋基本上面积在一百左右的做法,开始兴建小面积单位,提供了低收入人群,也采取措施,抑制私人楼房价格。

 

在不少外人看来,新加坡是相当和谐的地方,人们应该相当满足现有的生活。不过根据美国CIA World Factbook的数据,新加坡的基尼指数在2009年是48.2,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李显龙就表示,政府会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但是去年,在已开发国家间,新加坡的贫富差距排名第二,排在香港后面,这使得收入最低的20%新加坡人平均收入下降2.7%,尽管新加坡平均月薪在过去十年,因为强劲的经济增长,增加了40%。

 

这样的状况,对于还没有买房买车的年轻人来说,感触特别深,因为门槛提高了,也因为这样,他们不同于他们的父辈,或者祖父母辈,对于这些过来人,政府过去提供的一切,他们心存感激,因为能够居者有其屋,还有公共福利以及公共服务。但是年轻人所看到的,却是他们的诉求,遭到了政府的漠视,而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长期强势,在这些年轻人看来,更是“不正常”。

 

其实不单单是年轻人,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有了求变的心态,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经济数据不是评价一个政党的唯一标准。正如一个新加坡网民所说:“我希望人民行动党不要忘了,我们是人,我们不是经济数据,希望各位要记住这一点。”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