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从街头小贩看城市管理

从街头小贩看城市管理

南都周刊专栏

-----------------------

因为要去新加坡,同行的伙伴毫不犹豫把身上的香烟全部扔掉,这让我觉得有些惊讶,因为对方可是一个对于很多规定都不太愿意遵守,更不要说自觉遵守的人呀。比如在香港坐出租车,每次都要提醒好几次,他才不情不愿地扣上安全带,就算香港室内全面禁烟,他也总能够找到为了做生意而网开一面的餐厅包间,这让我这个从小就遵守各种规定的人,总是看不顺眼。

这一次,居然是新加坡让他如此收敛。

仔细琢磨,想来两个原因,毕竟不是新加坡人,人在他乡,自然没有在自家土地上那样随心所欲;当然,这也不是必然,看看那些到了内地就不排队、乱穿马路的外国人,又说明了一点,入乡随俗,而这个俗是由外人对于这个地方的观感决定的。新加坡,很多人会想到那些严苛的规定:不能吃香口胶,有鞭刑,总之,至少在我这名伙伴的潜意识中,这是一个规则繁多,最重要,是会被严格执行的国家,自己可能付出的成本和代价会太大。

从曼谷到新加坡,从观感上对比鲜明。新加坡整齐得就好像一块块积木,看不到一点点多余的线条,而曼谷,总是那样杂乱无章,但充满了人气。

新加坡的组屋,从外表看,同样维持着新加坡的最大特色:整齐,走进里面的小贩中心,会发现,虽然香港的公屋屋村差不多格局,但是这里要干净整齐得多。当然,香港这样的露天大排档和小商铺已经越来越少,都被搬到了有冷气的大楼里面,美其名曰,可以美化环境,提升商铺的卫生程度,为了市民的利益着想。但仔细想想,也是为了方便管理。毕竟,要让小贩维持一定的卫生水准,除了依靠小贩的自觉,也考验管理者的水平。

这一点,新加坡一直被认为做得不错。新加坡的管理方式其实很简单:政府负责兴建改造小贩中心,提供经营场所;有意做小贩的,需要领取牌照;政府会进行抽查,违反各种规定就会扣分,比如食品操作没有按照规定,经营者本身的健康状况,食品卫生程度,甚至是污水处理的程序等。

政府作为管理者不为难经营者,小贩经营者守规矩做生意,透过小贩理事会,双方进行沟通。其实这样的管理方式可以看看台湾,对于游客来说,台湾的夜市,同样也是不能错过,以及了解台湾的最佳地点。

和新加坡、台湾相比,曼谷的小贩数量更多,除了一些固定的小贩市场,更多的是街边的流动小贩。这和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富裕程度有关,但是至少说明一点,不管是泰国、新加坡还是台湾政府,都明白这样一点:街头小贩的有序发展,可以为普通人降低生活成本,同时也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

新加坡的朋友感叹说,露天的小贩中心会越来越少,已经被商场内的美食广场慢慢取代,就好像香港的今天。其实这里面始终得考虑一个平衡点,一方面是部分民众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增加,一方面是政府从城市的美化与管理的便利考虑,但是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政府在规划和管理的时候,是否考虑过帮助民众降低生活成本,是否考虑到民众到底需要什么。

规划以及管理,纸面上写得再详细完美,最终还是要依靠人来执行,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最终这些规则落实的效果,甚至影响到合理性。这一点,新加坡政府的强势,想必有不少政府会相当羡慕,至少对于香港而言,因为有自由的媒体,以及吵闹的立法会议员以及各类的社会压力团体,往往会把一些政府执法中的错失放大,如果政府不足够自信和聪明,往往就会不知所措。

有一个玩笑说,新加坡是一个fine city(美好的城市),但是也是一个“罚款的城市”。这种强势管理,虽然有了一个整齐和谐的外表,但是却在丧失城市的本质:一种勃勃的生机。而曼谷尽管要贫穷很多,但是走在这个城市里面,轻松而有趣,因为一个城市不单单需要秩序,更需要生活气息以及多元的选择。

和一些新加坡人聊天,他们会羡慕香港与台湾的自由和创造力。虽然精英在新加坡,依然是理所当然的管理者,但是也因为过于精英,越来越多的普通新加坡人开始觉得,他们缺乏同理心。而这种同理心的缺乏,反映在社会管理中,慢慢会累积起社会的不满,而这次新加坡国会大选,反对党议席增加,已经显露出了这个后果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