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香港内地,是谁离不开谁?

香港内地,是谁离不开谁?

南都周刊专栏

------------------------

 

一些香港网友集资刊登广告,看到“忍够版“最后一句,”如果没有香港,你们就完蛋了“,马上想到了经常听到的这样一句话”如果没有内地,你们香港早就变成臭港了。“

 

要证明没有谁就不行了,非常的容易,两边都可以各自举出可以论证自己的例子,因为这不是进行一个推论,而是为了证明一个已经自己坚信不疑的结果。

 

一些内地人最喜欢举的例子,那就是,如果不是内地供水供食物,那香港人如何生存下去。63年香港旱灾,港英政府限水,港英政府提出向内地购水,如果不是周恩来批示,东江水供水工程启动,香港民众用水缺士会经历更长的困难期,因为海水淡化技术那个时候成本高,也不成熟。但这同样也是互利项目,就拿现在来说,特区政府用统包总额的方式向广东购买,未来3年的东江水售价分别为35.4亿、37.4亿及39.6亿港元,每年升幅约5.8%。这也成为广东供水企业的优良资产。至于食品,虽然内地产的蔬菜,占了九成以上,但是消费者还有其他选择,本地产或者其他地区进口的零关税的蔬菜。

 

大量内地进口的蔬菜,直接冲击香港本地农业,加上政府没有产业扶持政策,香港的农业正在慢慢消亡;因为东江水,政府也放慢了海水淡化不乏,于是香港出现一种声音,认为是中央战略性的考虑,增加香港对于内地的依赖性。

 

一些香港人喜欢说,从明清到现代,特别是在辛亥革命期间,如果不是因为香港当时是英国殖民地,才能够成为革命基地,革命资金的来源地。内地78年改革开放,如果不是港资率先进入内地,就不会有深圳的发展,也不会有经济改革的顺利进行。这确实能够证明香港对于中国经济和民主进程的重要性,却无法反过来证明说,如果没有香港,就不会有今天的中国。

 

而对于那些用蝗虫来讽刺内地人的香港人来说,认定内地自由行也好,内地孕妇也好,就是来享受香港的好处。他们却看不到这些人对香港经济产生的作用,那些私家医院的产科病房不断扩张,零售业的兴旺带动的就业职位的增加,香港从旅游业得到的收入,或多或少,其实每个市民都有从中受益。至于现在的楼价物价飞涨,公共资源的摊薄,责任在于政府的不作为。

 

当然,如果有内地游客带着拯救者的心态来到香港或者世界上其他地方,他们也必须看到这一点,那就是他们花钱购物,那是因为无法在内地买到便宜和放心的商品,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说到一些内地游客的这种心态,香港人也需要反省。从97年之后,香港媒体可以跟随中国领导人外访,每次一有机会提问,香港同行的问题,总是离不开中央会给香港怎样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关于特首人选,来听听中央的态度。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会悲哀的觉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很大程度上在被香港人自己断送,北望神州,揣测”阿爷“的心思,从政府,政党,到商界,媒体,蔓延到社会各个阶层。

 

如果说一些香港人批评内地人是蝗虫,其实看看香港人本身,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形容?89年以及97年前的移民潮,都是因为缺乏一种安全感,于是要移民其他国家。看看加拿大的温哥华,如果不是因为97之后,觉得香港依然平稳,在当地也无法找到太多的发展机会,也不会有大量的回流。

 

趋利避害,是人类的一个共性,很多香港人当年这样做了,为何看不惯内地人这样来做呢?十多二十年前,加州的那些月子中心,都是来自台湾的孕妇,她们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拿一个美国国籍,宁愿挺着肚子飘洋过海,想给孩子一个父母们认为更好的未来。而现在,这些月子中心里面,更多的是来自内地的孕妇,黑下来,还是为了孩子,还是因为缺乏一种安全感。

 

用功利的计算,不可能出现谁说服谁的结果,历史也假设和走回头路的,我们需要关心的,是事实。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

 

”忍够体“在内地的网络上相当火爆,引发的,有相同的感受,也有正面回应,更有欢乐体。在香港,五天之内能够迅速筹集到十多万元的广告费,也说明了民间存在忍无可忍的怨气。说出来,会很刺耳,但是好过闷在那里。

 

对立来自于偏见,需要思考的是根源来自于哪里。日常个体的接触,让中国这个概念在一些香港人眼中变得具体起来,如何避免让思维陷入个体代表整体?把对香港前途缺乏期待的不满,从对政府,转移到内地游客身上?而一些内地人在看香港的时候,如何摆脱百年耻辱这样一个惯性思维,多了解历史和事实,接受香港是一个人口结构社会结构,有自己还不懂的地方?

 

如果说,内地的资讯不够完整,影响了人们的判断的话,在资讯自由流通的香港,却有很多人选择视而不见,让愤恨遮蔽事实。

 

借用英国哲学家罗素的一句话,爱是智慧,恨是愚蠢。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