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这样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

华商报专栏
------------------- 
 
   采访完哈尔滨关于养犬条例的新闻,直到节目播出,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就在我们离开哈尔滨,到节目播出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志愿者们停止了街头宣传文明养犬的活动,因为遭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他们当中的几个人,分别去了两个政府部门,其中一个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答复,而在另外一个部门,他们得到了一个建议,那就是放弃现在的所有活动,不要再发出反对和质疑的声音,那么,他们被保证,他们家中那些违反规定的大型犬和超过新规定的狗,都可以继续养。

 

  当我们离开前,志愿者们像讲笑话一样告诉我们这些,他们有些兴奋,因为政府给他们开出了条件,也有些气愤,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不想要特权,他们需要的是让自己的狗,能够大大方方的走上街头。他们很气愤地告诉我们,有个别狗主,对政府摆出了激烈的对抗姿态,但是很快,这些狗主公开表示,愿意和政府合作,比如参与“留检所”。所谓“留检所”,就是在十一月一日,政府规定的宽限期结束之后,不符合新规定的犬只以及超过规定的每户一只的犬只,如果主人没有自行处理,都要被送到留检所代为饲养。
 
  就在我们节目播出的同时,有志愿者给我发来了信件,说事情又有了新的发展,志愿者们分成了两批,一批是一直以来只参与围观、不会主动组织和倡议的那些,而另外一批是曾经积极参与的那些。开始从各种宣传活动中停止,转而和政府部门谈判如何参与一起经营留检所,入股或者“连锁加盟”。这证实了我的一种隐约的忧虑,因为这些志愿者在停止了街头宣传活动之后,开设了微博,在这个微博上,一个个狗主,讲述着各自和狗之间的故事,还有来自律师,民众的公开信等等,等候着来自网络世界的各界的支持和声援,用这样多方式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这两天,这个微博变得沉默了,这种沉默让我觉得很不寻常。而这封信,让我明白,这些原本坚持要把自己的狗留在身边的志愿者,正在面临另外一种选择。

 

  这种选择是相当吸引人的,政府原本准备了一千平方米来做留检所,显然对于可能要收容的狗只的数量没有充分的估计,但是,也有可能不是缺乏估计,而是另有打算,发展一个外包连锁的留检所。对于一些志愿者来说,站在这个链条外的时候,会觉得为了利益而放弃对狗的承诺的人是那样的不屑,但是当这样的选择对自己成为可能,自己将会变成既得利益者的时候,标准又会变得不一样。

 

  哈尔滨的养犬条例,最终是否会顺利执行,最终是哈尔滨民众自己的选择。如果当局的这种做法有效,能够有效化解民间的争议,也算是博弈后的一种结果。是否令人觉得满意,即便在我这个外人看来,有点奇怪,甚至失望,但是毕竟是民众自己的选择:选择接受利益,或者选择不出声,只是当看客。

 

  关注养犬条例也算有一段时间,一些朋友表示无法理解,因为在他们看来,还有很多人需要媒体的关注。

 

  但是管理狗,正如我之前的文章所说,其实就是管理人,管理社会,而各种力量之间的博弈,本身就是民主生活的一种鲜活的实践。维护自己养狗,或者不受狗侵扰的权利,保障自己的自由的同时,不侵犯他人的自由,本身就是政治生活的一种。也因为这样,虽然可能这已经是一个结局,但是也算是一种开始。

------------------------

后记:节目在上周五播出之后,在微博上看到,很多来自哈尔滨的网友的评论,他们的ID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后缀都有“抵制哈尔滨禁狗令”几个字。他们不是我们遇到的那些志愿者,但是他们还在用他们的方式继续表达。这就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因为即便一些人放弃或者被收编了,只要有人不放弃,那不同的声音依然存在,问题其实还没有解决。不管不同的人出于怎样的目的,公共政策本身就涉及到不同利益之间的博弈,民主生活就是这样的繁琐和细碎,还很复杂,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组成。

 

节目视频http://v.ifeng.com/news/society/201205/b086dc35-a890-4356-9081-f99d0ef35376.shtml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