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付不起高房租怎么办?

付不起高房租怎么办?

我还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到深圳打工,找到一个酒店前台的工作,包吃包住,当然是住在集体宿舍里面。那是90年代初,深圳到处都是工厂,也到处都是集体宿舍。不管是大学毕业,还是从农村出来打工,七八个人一间房间,大家并不觉得有太大问题,反正大学四年宿舍也是这样,习惯了。

 后来,收入慢慢增加,同事们开始出去找房子合租。一开始为了节省开支,两三个人一间,又过了一段时间,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其实到一个城市打拼,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当一批人向上流动的时候,就有人进入到底部,大家努力工作着,希望能够维持向上的模式,或者至少能够维持在这个城市的底部时间长一些,因为很多人相信,只要人在这里,应该会有机会。但是现在,在一个大城市里面,想要停留在底部都开始显得困难了。可以省吃俭用,可以不在乎居住的环境,但是总要有一个接纳自己栖身的地方。

 也因为自己曾经有过这种经历,所以看到北京出现床位房,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很显然,这是人们面对租金上涨的自发性市场行为,在楼价高的城市,基本都存在,逃不掉的规律。

 这类似香港的笼屋,当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香港的在老旧的大楼里面,而这些床位,不少是在环境不错的住宅小区,甚至是高档公寓里面。也因为这样,我可以想象其他业主的不满。去年去采访一个北京高档住宅小区的地下室住客,看到电梯上注明,禁止地下室住客使用,原来是那些业主们嫌弃这些地下室的邻居们和自己同进同出。

 这些地下室的住户们,很多就在附近从事服务性工作,餐厅,美容院,超级市场,等等。其实对于他们来说,除了地下室,要不就是城乡结合部的平房,算算交通上的费用,时间,他们宁愿充当“鼠族”。和床位房相比,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单独一个房间,已经心满意足。

 写这些是想说,不要忘记,在一个大都市里面,就是有这样的群体,他们支付不起更昂贵一点的租金,让自己住得好一点。或许你会说,既然这样,不如离开,但是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了他们,这个城市里面常驻人口的生活会变成怎样?

 政府推出任何的规定,说到底不是为了管理上的便利,而是从民众的需求出发,让其变得更加有序。一个房间里面住的人多,或者人均面积少于5平方米,一定不是产生安全隐患的必然条件,关键在于政府对于住宅的消防,结构安全,以及卫生等条件的监管。比如,私自改建,是否会破坏楼宇的安全?是否阻塞安全消防通道?

 政府希望租房的人住得宽敞一些,这当然是很好的出发点,其实谁不想这样呢?但是如果政府没有提出其他的选项,比如租金补贴,或者建造廉租房,单身宿舍等,那让那些无法支付更高租金的人怎么办呢?指望房东自己下调租金?现实吗?新加坡百分之八十的人住在政府组屋当中,即便是香港,也有百分之四十的人住在政府公屋,类似廉租房里面,对于特别穷困家庭和个人,香港政府还有租金补贴,民间团体为弱势群体提供优惠租房,政府还准备为买不起房的年轻人兴建青年宿舍。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城市,还有人在恶劣的居住环境下生活,但是如果没有其他选择,政府说不可以存在,那真的会自己消失吗?

当然,内地的城市和香港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香港的穷人去不了别的地方,政府必须承担起责任,而内地城市那些外来打工的人,有些人会觉得,你为何不走呀?

--------------------

华商报专栏

--------------------

香港穷人怎样住:

http://admin.wechat.com/mp/appmsg/show?__biz=MjM5Nzc1MTM3Mw==&appmsgid=10000096&itemidx=1&sign=fd716c295e92df22666a6ddd1c23a488#wechat_redirect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