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闾丘露薇 > 一人一票

一人一票

外滩画报专栏

-------------------

曼谷街头,反对派的街头抗争还在继续,要求先改革,再选举。总理英拉坚持先选举再改革,她说:“即使你不喜欢这个政府,也请接受这个制度。”

 

这话听上去很有道理,民主社会的特点之一,就是尊重规则,既然一人一张选票,那最终不是应该由人民来决定选出怎样的政府吗?

 

但是,如果规则并不公平呢?

 

泰国的反对派认为,从他信执政开始推行的民粹主义政策,把中产阶级的税款变成了通过税收和补贴等给予穷人的补贴,也就是变相的买选票,如果不对这样的行为进行监督,也就是进行选举制度改革的话,那选举无法公平地进行。毕竟泰国目前中产并不是社会的大多数。

 

当然,这样的理由是否成立,同样有争议。反对派要求修订规则,把一人一票改成功能组别选举,但是既然穷人占大多数,那反对派如果坚持站在中产阶级的立场,保护中产和精英的利益,自然无法吸引低收入的选民,而一个政党当选执政之后,不再只是代表本党的利益,而是应该为全社会服务,如果反对派看不到这一点,无法为大多数泰国公民谋利益,那赢不了选举,需要反省,而不是责怪对手。

 

社交媒体上,一些泰国的网民批评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认为对于走上街头,抵制新一轮大选的反对派并不公平。他们反问:“为何在这些媒体眼里,缅甸的昂山素季抵制大选就是争取民主,而我们这样做,则被视为民主的倒退?”

 

昂山素季在最近发表公开演讲的时候,要求当局修改宪法,被外界解读为有可能会抵制 2015 年的大选。这是因为,根据 2008 年缅甸军政府修订的宪法,参选人的配偶和子女不能是外国公民。这被视为是为当时还被软禁的昂山素季度身定做,因为她的先夫还有两个儿子都是英国国籍。

 

昂山素季要求修宪,有些人认为是推动缅甸民主转型的重要步骤。因为一个公平选举的前提是,法律不会限制公民的参选权利,换一个角度,执政者不会利用法律来限制对手。

 

世界各地用一人一票普选方式进行选举的国家和地区,执政党除了通过法律对参选人作出各种具体规限,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段:比如通过法律制约反对党的发展,使得执政党在选举中一直处于强大和有利的位置。就在泰国反对派包围英拉官邸的同一天,柬埔寨反对派在金边发起了七月柬埔寨大选之后最大规模的游行,要求当了28年首相的洪森学习英拉,解散国会,重新选举。

 

反对派一直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因为他们认为选举存在舞弊。就在选举前,反对党指选举委员会在选民册里面做了手脚,一些选民的名字不见了,一些有名字的选民却找不到人,成为幽灵选民。而在投票日,反对党认为存在重复投票,以及种票行为。最终反对党的得票比执政党少了三十多万票,输了大选。

 

即便选举制度安排是公平的,法律也没有限制反对党或者公民参选,但是依然会出现执政党利用执政优势,操控选举的情形。马来西亚就有一个叫做“干净和公平选举联盟”的民间组织,从 2005 年开始对选举改革提出一系列诉求,包括准确的选民册,使用不褪色的墨汁,避免更改选票,自由公平地使用媒体,以及给予各方足够的竞选期拉票等,希望马来西亚今年的选举变得“干净”。不过,最终这次选举让期待者再次失望。

 

选举不公平,怎么办?在法律制约,执政党占优势的情况下,就不可能带来改变吗?未必,新加坡选举,反对党的表现被视为一次突破,很显然,这是选民的力量。马来西亚上一届选举已经显露出反对党的力量,这次虽然输了,但是民众的愤怒让人相信,只要有足够耐心和齐心,下一次谁说不会改变?

 

柬埔寨的反对派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只是根据柬埔寨宪法,要政府一年内解散两次,才可以解散国会,只是洪森目前态度强硬,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依据宪法程序合法获得的权力。现在最关键的是他对于街头反对声音的包容度到底会有多高。

 

至于泰国,反对派的街头抗争,显然无法抵挡大选的如期举行。其实根据泰国法律,只要投票率不到 20%,选举自动无效。只是,反对派能够动员足够的民众来抵制大选吗?如果做不到,反对派愿意妥协、认输,然后踏踏实实去做地区工作,为自己争选票吗?执政者的承诺落空会遭致不满,民粹政策无法持续,而且,选民是会成长的。

 



推荐 9